國外大型系統集成商通常是在某種工藝里面具有很強的競爭優勢,例如杜爾在汽車涂裝生產線集成方面具有非常強的競爭優勢。當然杜爾也拓展了系統集成以外的業務,比如清潔和過濾系統。

    國內系統集成企業通常并不局限于某種工藝,但是主要專注于某個行業。只有集成能力最強的新松,可以跨出汽車行業拿到其它行業的很多訂單,當然新松除了系統集成業務,還有物流與倉儲成套設備和交通自動化系統等業務。在業務多元化方面,新松和杜爾類似。

杜爾與新松業務模塊對比

    然而,與國內本體廠商面對國外企業強大的競爭不同,國內系統集成商卻擁有本土的許多比較優勢,包括渠道優勢、價格優勢、工程師紅利等。

四大因素決定系統集成商“天生”規模小

    系統集成項目是非標準化的,每個項目都不一樣,不能100%復制,所以比較難上規模。能上規模的一般都是可以復制的,比如研發一個產品,定型之后就很少改了,每個型號產品都一樣,通過生產和銷售就能大量復制上規模。而且由于需要墊資,集成商通常要考慮同時實施項目的數量及規模。

    由于機器人是二次產品,需要熟悉下游行業的工藝,要完成重新編程、布放等工作。國內系統集成商,如果聚焦于某個領域,通??梢垣@得較高行業壁壘,生存沒問題,但是同樣由于行業壁壘,很難實現跨行業拓展業務,通過并購也行不通,因此規模做大很難。機器人系統集成商本來就該是小的,起碼現階段國內集成商規模都不大。一般1個億,5個億和10個億是門檻。1個億以下的企業占大部分,能做到5個億的就是行業的佼佼者,10個億以上的全國范圍屈指可數。

    系統集成商的核心競爭力是人才,其中,最為核心的是銷售人員、項目工程師和現場安裝調試人員,銷售人員負責拿訂單,項目工程師根據訂單要求進行方案設計,安裝調試人員到客戶現場進行安裝調試,并最終交付客戶使用。幾乎每個項目都是非標的,不能簡單復制上量。

    系統集成商實際是輕資產的訂單型工程服務商,核心資產是銷售人員、項目工程師和安裝調試人員,因此,系統集成商很難通過并購的方式擴張規模。

    系統集成的付款通常采用“3331”的方式,即圖紙通過審核后拿到30%,發貨后拿到30%,安裝調試完畢拿到30%,最后剩10%的質保金。按照這樣一個付款流程,系統集成商通常需要墊資。

    一般來講集成商資金壓力不會太大,但是如果幾個項目同時進行,或者說單個項目金額太大,就會存在資金壓力,畢竟集成商很多業務也是外包,需要付給供應商貨款,有的外購件是要求貨到付款。

    從機器人各個領域銷量可以看到,系統集成業務分布的變化?,F階段,汽車工業是國內工業機器人最大的應用市場。隨著市場對機器人產品認可度的不斷提高,機器人應用正從汽車工業向一般工業延伸。根據IFR的數據,2011年國內食品加工工業、金屬加工工業的機器人銷量增幅明顯高于汽車工業,說明汽車以外其它領域的系統集成正在迅速增加。

    由于國內制造業自動化需求迅速增加,自動化集成行業也非常熱。根據草根調研獲得的數據,僅蘇州地區從事自動化系統集成的企業就超過200家,而4-5年前僅有不到30家。由于汽車以外的行業系統集成項目越來越多,細分領域增加會導致系統集成商數量進一步增加??梢灶A知,未來幾年行業集中度會進一步降低。參考國外經驗,未來擁有核心競爭力且能夠把3C等大體量行業集成業務做精的系統集成商將脫穎而出,規模達到數十億。

    系統集成另外一個趨勢是項目標準化程度將持續提高,將有利于集成企業上規模。如果系統集成只有機器人本體是標準的,整個項目標準化程度僅為30%-50%?,F在很多集成商在推動機器人本體加工藝的標準化,未來系統集成項目的標準化程度有望達到75%左右。

    智慧工廠是現代工廠信息化發展的一個新階段,智慧工廠的核心是數字化。信息化數字化將貫通生產的各個環節,從設計到生產制造之間的不確定性降低,從而縮短產品設計到生產的轉化的時間,并且提高產品的可靠性與成功率。

    系統集成商的業務未來向智慧工廠或數字化工廠方向發展,將來不僅僅做硬件設備的集成,更多是頂層架構設計和軟件方面的集成。新松機器人近期數字化工廠訂單增加,充分說明這一趨勢。

智慧工廠的構成